你们喜欢的大美妞安妮·海瑟薇竟然拍了一部山寨哥斯拉!

发布日期:2021-11-28 14:41   来源:未知   阅读:

  西班牙导演那奇欧·维加隆多以作品题材新奇而闻名。《时空罪恶》以反复的时空穿越无中生“罪”,《外星人》在外星人来临的恐惧无知之下展现了一段一女三男的四角恋,进军好莱坞后的《弹窗惊魂》则用极致的“弹窗”来表现网络时代偶像与粉丝故事以及黑客传奇,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

  如上所述,这些电影在新奇的包装之下也都有一个“背后的故事”,而非只靠噱头吸引人的花哨之作。导演的新作《克罗索巨兽》也正是如此。

  《克罗索巨兽》有山寨“哥斯拉”怪兽电影的嫌疑(电影中怪兽登场的背景原本设在东京,但被东宝告侵权,最后只好把舞台搬到了首尔),但影片并不是要讲一个典型的怪兽故事。导演请来了安妮·海瑟薇当主角,她和怪兽之间究竟有何关联成为影片的一大噱头。影片将通过怪兽来表现人物,通过外置的场景来表现内心的挣扎,趣味包装之下是一个颇为严肃的主题。

  安妮·海瑟薇扮演的葛洛丽亚是个酗酒成性的失业作家,无所事事生活也失去目标,最后被受不了她的男友赶出了家门。走投无路的她只好回到了老家。

  失意青年回乡寻求救赎找回自我,是表现现代人困境的常见类型,本片也借用了这一模式。只是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葛洛丽亚将经历奇遇,整个过程讽刺又热闹。

  葛洛丽亚回乡后状况并没有得到改善,依旧陷在醉酒-昏睡的恶性循环中。要想让她改变,就得让她意识问题的严重性,意识到醉酒失控所带来的伤害。

  导演让怪兽登场了。怪兽与葛洛丽亚之间有奇妙的联结,怪兽破坏城市殃及无辜者让葛洛丽亚感到愧疚悲伤,进而反省自己失控荒唐的生活。

  这个联结乍看之下有一些“无厘头”,但其实并不是“怪兽是葛洛丽亚的化身”这么简单。怪兽的出现本身并没有恶意,但它稍一动作便会造成巨大破坏,于是它自己也被困在了那里。怪兽和城市成为矛盾的一体,正好是葛洛丽亚现状的体现——失控、受困、自我破坏;同时,这种矛盾以激烈的形式表现出来,让葛洛丽亚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怪物和城市的一体不仅体现矛盾,也通过怪兽的道歉表现葛洛丽亚真诚的反省。导演还用了一个细节来解释这一意图。老友奥斯卡去请教别人韩语怎么写的时候怕被怀疑就想了一个要纹身的借口,其它小伙伴就说哪有人会纹“对不起”这样的纹身,除非是给自己看的。

  怪兽向首尔人民道歉,也就是葛洛丽亚向自己道歉,过去荒唐生活的最大受害者就是自己,认错之后才能真正重新开始。

  另一个细节是葛洛丽亚提到,因为怪兽只出现在首尔,世界其它地方不受影响,也就不太在乎,至少无法感同身受。比如在美国的这个小镇上,最大的变化是酒吧生意变好了而已。首尔水深火热外人看热闹的状况,也正是葛洛丽亚的写照。葛洛丽亚最终只能靠自己。

  葛洛丽亚之所以只能靠自己,也有旁人尤其是男人靠不住的客观原因。其中不只有女性所面临的男权主义歧视与威胁,也有其它个体失控所产生的危害,葛洛丽亚不仅将与之对抗,还要从中有所借鉴。

  前男友以自己错误、狭隘、自以为是的标准、价值观去审视要求葛洛丽亚,不管是酗酒失控,还是在酒吧打工,他观点与行动都是从自身出发而非为了葛洛丽亚着想。从他的角度来说他或许是爱她的,但他要的是符合他要求的而不是那个真实的葛洛丽亚。

  但即便如此,葛洛丽亚还是一度想回到他身边的,因为那时候可选择的两个男人中,另一个更糟。这另一个就是家乡老友奥斯卡,他更进一步企图掌控她的整个生活,为达目的不惜以暴力来威胁。

  奥斯卡开始时以好人姿态出现,热心关爱背后也透露着一些端倪。比如他对葛洛丽亚的酗酒问题并不在意,还让她到酒吧工作;然后又利用葛洛丽亚醉酒失忆常常自作主张,慢慢一步步侵入其生活,希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奥斯卡要控制葛洛丽亚,倒不是出于性需求或变态的欲望(当然性别的差异与相性始终存在,而且最后从某种角度也可以殊途同归产生联结),他为的是获得优越感,而获得优越感是为了掩饰自己极度的自卑感。

  童年时就很优秀的葛洛丽亚,是奥斯卡自卑的根源,之后葛洛丽亚远赴纽约成为作家,而他则依然窝在小镇继承了一家过气的酒吧,虽然生活不再交集,但对奥斯卡来说阴影始终存在。现在,一个失败而归的葛洛丽亚,对奥斯卡来说是获得优越感重新建立信心的绝好对象。

  奥斯卡跟葛洛丽亚一样都是消极的,不同之处是葛洛丽亚通过酗酒来放纵逃避,而奥斯卡则从比自己更弱更惨者身上寻找安慰。奥斯卡交的两个傻蛋朋友就衬托得他很英明神武。但葛洛丽亚毕竟是比奥斯卡厉害、让他嫉妒的人物,他在她身上的计划渐渐落空了,奥斯卡也开始失控。

  失控的奥斯卡成了葛洛丽亚回归正常的巨大阻碍,而且其破坏性也体现了失控者对外的伤害。葛洛丽亚必须战胜他,她想到一个好方法:她去到首尔,让怪兽出现在美国打败那个暴力失控的男人。这一处理不仅在表现上很巧妙很有趣,也表现主题丰富的寓意。

  葛洛丽亚选择去首尔而不是跟前男友回去,说明她拒绝了与男人、男权一时的妥协,也拒绝和自己的过去妥协。之后怪兽离开了首尔出现在美国,则代表她走出了困境,又恢复成一个自信优秀的女性。最后暴力嚣张的奥斯卡被轻易地打败了,则体现了男权自卑、脆弱的本质,不需要害怕要勇敢抗争,打败纸老虎,葛洛丽亚也完成了自我突破。

  通过“怪兽与城市”这样一个流行的经典的设置,以及“小我”“大我”的对应置换,来表现一个失意女性突破阻碍(男权)、战胜自我,用破坏、战斗来表现挣扎救赎等,是非常有趣醒目的,效果很不错。不过这个设置也有个不容忽视的漏洞:怪兽只在特定时间特定区域出现,为什么韩国人不疏散不设禁区而要每次自动充当炮灰?

  答案很简单,因为没有“炮灰”存在的话,也就不会有葛洛丽亚的反省,不会有奥斯卡的威胁,最后也就无法完成突破蜕变。这是为了主题而牺牲细节,是让人觉得遗憾的地方。

  影片最后,危机解除,怪兽消失,结束“战斗”的葛洛丽亚在首尔街头走进了一家酒吧。葛洛丽亚心绪一时还难以平复,酒保问她要喝什么,一下把她拉回现实。日常之中处处都有诱惑,葛洛丽亚的“战斗”还将继续下去。

  520特别节目也许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目的,都不是现在伴在身边的人,但我们偏偏就是遇上了,爱着了。就算大部人在命运面前,都需要抗争,我也想和努力爱爱看,万一就白了头呢?完整图文戳这里: